鹤の松糕鞋

[三日鹤]我把你当那么要好兄弟,你却想着要怎么泡我

 ①校园paro
②文笔渣,ooc有

‘嗡~’
“啊!!!”一阵尖叫声划破夜的平静。
男同学甲:“唉?停电了。”
女同学乙 :“好、好黑啊……”
老师: “大家别紧张,可能是学校供电部出了问题,我现在马上打电话给学校。”
(场面一片轮乱) 
女同学A: “××我怕…”
男同学B: “别怕,有我在。”
 说着就把她搂进怀里。此刻坐在他们后面的单身dog鹤丸同学表示非常不爽。
鹤丸:(呵,有对象了不起啊(`皿´))
他看向自己旁边即使学校停电也不忘打手电好好学习的三日月同学,脸上逐渐露出干huo的笑容。
鹤: “亲爱的,我好怕啊,你都不安慰一下人家吗?”
正在苦解难题的三日月同学听到此话表示十分懵逼,他抬头看了看正在向他撒娇的同桌鹤丸国永。
爷: “你拍黑?”
鹤: “嗯,所以你都不来安慰一下我。”
很好,扭扭捏捏,毫无违和感… 
三日月下意识的捏了捏自己的脸。
爷: “嘶~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鹤:“咳咳,三日月同志,我觉得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爷:“嗯,你说。”
他不禁握紧笔,好像在期待着什么。
鹤:“你想啊,天天泡在题海里有什么好的,一直这样下去可是会未老先衰的。现在我们正值青春,不谈个对象都有点对不住自己啊。你看看前面两个,天天腻歪在一起,我都看不下去了。你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吗?”
爷:“然后你被闪得难受就来找我撒娇?”
鹤:“结果你一点也不配合我,咱两感情好的像穿一条裤衩子长大的,我还以为你都摸清我了呢。”
爷:“呵呵,那还真是抱歉了呢。”
鹤:为什么没有可爱的学妹向我告白呢!?我长得也不丑啊!简直怀疑人生啊!”
爷:“你想谈恋爱?”
鹤:“有个软萌的妹子多好啊~”
爷:“那我怎么样?我长得也挺好看的。”
鹤:“……噗哈哈哈!是是,我承认你是长得挺好看的,没想到你那么自恋。哈哈哈!”
爷:“鹤,我喜欢你。”
鹤:“哈哈哈,别开玩笑。”
爷:“我没有。”
说着拉过鹤丸的领口吻了上去,如蜻蜓点水一般但足够让鹤丸冷静下来。
鹤:“……”
爷:“鹤…”
三日月再次吻上去,但这次没有成功,鹤丸用手推开了他。
鹤:“三日月宗近!我觉得开玩笑要有个限度!”
爷:“抱歉,可是我……”
男同学丙:“来电了!”
老师:“好好同学们安静一下,调好状态我们继续上课。”
被打断的三日月并没有说出自己要说的话,他看了一眼旁边正在听课的鹤丸,安静的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暗自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解题,他在本子上写了又改,改了又涂,很快本子上被他写满密密麻麻的的式子。
爷:(这道题…我解不开…)
_________
放学后三日月收拾完准备离开。
鹤:“等一下!”
爷:“怎、怎么了?”
鹤:“你今天下午很不在状态啊,我只是想让你谈个恋爱放松一下,如果打扰到你学习那还是算了吧。还有,我语气有点重了,对不起啊。”
爷:“我也想啊,但我喜欢的人好像不喜欢我啊。”
鹤:“谁啊!敢拒绝我兄弟是眼瞎了吗!说出来哥帮你!”
爷:“鹤丸国永。”
鹤:“走,带哥去见她……嗯!?”
爷:“不用了,他就站在我面前。”
鹤:“哈,别开玩笑三日月。”
爷:“我没有。”
他放下书,走到鹤丸身边。
爷:“(抚摸脸庞)呐,鹤,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呢?至少给我个答案啊…”
鹤:“三日月…”
三日月将鹤丸向后推去压在课桌上,一只手钳制住鹤丸的双手,另一只挑起他的下巴。
鹤:“等…三、三日月,你要干嘛!”
爷:“这次别再拒绝我了…”
说完就吻了上去,和上次的不一样,这次明显的带有占有性。他强行的撬开鹤丸的牙冠,迫使鹤丸的舌头与自己的共舞。一开始鹤丸还在拒绝他,渐渐的这种意识逐渐消失,他挣脱三日月的手揽住他的后颈加深着这个侵犯他的动作……
长时间的接吻让鹤丸供氧不足,他拍了拍三日月的背示意,三日月才放开他。
鹤:“(喘气)唔哈…那么长时间,想杀了我吗三日月?”
爷:“那可不行,我喜欢的人如果死了我会很伤心的。鹤我喜欢你,给我个答案。”
鹤:“想听我答案?”
爷:“嗯。”
鹤:“好啊,三日月你个变态,我把你当那么要好的兄弟你却想着要怎么泡我!给其他人真的是要一脚把你踹死了!我还没答应你就想着亲我,你良心呢!?”
爷:“在你那。”
鹤:“那我就收下了。”
爷:“……我可以你理解为你也喜欢我吗?”
鹤:“随便你。”
爷:“那你还要可爱的小学妹向你告白吗?”
鹤:“当然…”
眼看三日月又要兴师问罪。
鹤:“是开玩笑的啦~(๑¯∀¯๑),吓到你了吗?”

 



。画风渣,很渣,特别渣_(:з」∠)_(重要的事说三遍)

。天知道为什么当时婶婶答应了鹤丸(可能是智商已下线吧)

。婶婶的呆毛是机关(手动黑化)

(三日鹤)我是标题 (*°▽°)ノ

。学霸爷×学渣鹤
。渣文笔
。ooc是肯定的

那天三日月戳醒趴在课桌上熟睡的鹤丸

“鹤,嫁给我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脑子学坏了吗?”刚刚被扰醒的鹤丸听到这句
话表示很懵逼。

“我是认真的。”

“噢,真是恶趣味啊,吓到我了。”

“答应我吧。”

“如果我说 不 呢!”然后把头钻到袖子窝里接着睡。

“那我们在一起吧。”三日月又戳了一下

“滚!没重要的事别打扰我,老子今晚还要通宵打游戏呢。”

“你不是很喜欢和别人赌我的考试成绩吗,如果你答应我,以后考你想要的分数,怎么样?”

“……”鹤丸考虑一下

“鹤﹏”

“噫,你恶不恶心?我可是男的。”

“我也是男的。”

“so?”

“所以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
“…… →_→”

“(*^ワ^*)”

“那我要当上面的”

“No problem.”

然后……

“嗯唔……三日月……等……停一下!”

“嗯?”三日月停下动作。

“你个魂淡!说好我做攻的来着!╰(‵□′)╯”

“我不记得你有说过啊。”

“我记得我有说过要做上面的那个。”

“哈哈哈,这不就在上面吗?”三日月拍了下鹤丸的屁股。

“嘶﹏去死!我说的上面不是指乘骑啊!”

“这只能怪当时鹤没说清楚呢。问完了吗?那我继续了。”

“等唔…啊……慢一……点”

鹤丸表示:三日月,我最讨厌你了!



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番外:

“鹤,马上就要期末考了,你复习了吗?”

“不要跟我谈学习,复习多无聊啊,我有更伟大的事要去做!”

“比如通宵上网?”

“哎!你可别小看它,它可以帮助我增进友情,开拓我的人际圈呐!”

“鹤有我就够了。”

“你能要点脸吗?”

“上次期中你就没及格,这次再不及格就要暑假补习喽。”

“吓不了我,我有哪次及格过?也没看到有人来拽我去补习。”

“可是这次不及格要调到特训班上课,我不想和鹤分开。”

“噢,我终于可以解脱了。”

“不行,从今天开始你要加倍复习,放心只要到及格就行。”

“不要,今晚有场联机战,以后也没时间。”

“……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我不要!”

三日月挑过鹤丸的下巴,在他耳边小声的说:“你不答应我就强上你,就像上星期那样,扒开你的……唔!”

鹤丸立刻捂住三日月的嘴巴,就像一只炸毛的猫:“停!你还有脸吗?我答应还不行吗!”

“嗯嗯,鹤最乖了。”(顺顺毛)

“滚!别碰我!(拍开)早知道你这样当初就不答应你了。”

“哈哈哈,甚好甚好。”

这只是sada酱和咪酱的房间吗?姥爷住哪?难道是。。。和爷爷一个房间!!!(cp滤镜妥妥的)还有,这才是伊达组啊!〒_〒
死皮赖脸打上了三日鹤。。。

没有标题

。今天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对情侣在秋千上接吻,突然感觉挺好的,想代入爷鹤试试

。有点ooc

“哈哈哈三日月,帮我,再高一点!”

“鹤哟,已经很高了,小心摔下来。”

“唉―老爷子你真不懂浪漫。”

鹤丸放慢秋千荡度,一个人在那轻轻晃悠着。

“三日月,过来一下。”

见三日月向自己走来,鹤丸使劲晃悠秋千,双腿环

住了三日月的腰。虽然鹤丸是成年人,但就是不长

肉,所以很瘦,三日月很轻松的就接住了他。

“鹤哟,这样很危.....”

鹤丸用嘴唇封住了三日月接下来的话,开始不停的

进攻三日月,两人唇齿交缠。很快三日月夺回主导

权,他舔过鹤丸的上颚,舌头描绘着鹤丸的牙齿。

来不及吞下的唾液从嘴角流下。渐渐的鹤丸将身体

的所有重量都交给三日月,懒懒的环着他的脖子。

三日月将鹤丸从秋千上抱起来,双手托着他,生怕

鹤丸会摔下去。

一段时间后,鹤丸的气息有点不稳三日月才放开

他。鹤丸擦掉嘴角的唾液,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蹭他

“三日月?”

“嗯?”

“你的小月月顶到我了。”

“那要就麻烦鹤丸帮我安慰一下小月月喽。”

然后厕所play,请自行补脑……

婶婶我是厨三日鹤的

○这是鹤丸没来的那几段日子
○这是个 非常 任性的婶婶

今天的婶婶依然没有鹤丸

婶:爷爷!对不起!嘤QAQ

爷:怎么了?别哭别哭啊。

婶:我还是煅不到鹤丸,我怎么那么非啊!ㅍ_ㅍ

爷:哈哈哈[摸摸头]不着急,还有机会,慢慢来。

婶:可,可是!没有鹤丸我怎么厨三日鹤

爷:???

婶:万一变成小狐三日怎么办!

爷:啥?

婶:爷爷你喜欢小狐丸!不要啊!Σ(っ °Д °;)っ

爷:(你说什么?我听不懂)为什么会以为我喜欢小狐啊?

婶:不行!我要振作!为了我以后的幸福,我要厨三日鹤!爷爷不要对小狐丸动心哦![这种命令的语气是什么鬼]我接着去锻了,拜拜。

爷:。。。(根本没听见我的问题呀)

mmp最后一个箱子打开,终于是他了!还有谁比我还背!QAQ

将才我起来找夜宵吃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声音,我寻音来到男澡堂...
[嗯.....啊三日月..在重一点...]
[鹤...这样舒服吗?]
[啊哈...嗯好舒服....]
。。。
(卧槽mmp!这两位老人家大晚上在浴室干嘛呢!)我咳了咳嗓子,不好意思的朝里面的人说
[那个..爷爷姥爷啊,我知道你们俩关系很好但这种事情还是回屋做比较好,万一哪一天被小孩看到了,小心一期......]
[嗯...是婶..婶啊,你...来男澡堂...干嘛?想...一起吗?不错..的..惊吓嘛...嗯...]
(一起???)我还正在纳闷,突然听到一声惨叫
[啊!!好痛!笨蛋老头你轻一点!嘶!]
接着又一声
[嗯!别..别....那个地方!呀...]
[抱歉,鹤,要是有婶婶上次带来的那种滑滑的液体,可能会好一点。可是那东西现在在外面...]
[那个...婶婶啊,帮我们拿一下呗?]
我愣了一下
[姥爷啊,你是认真的吗?]
。。。
[那我去]
[(卧槽)停停停我拿给你们,]
我拉开帘子低下头,一步步试着走,
[那个..婶婶你在干嘛,我们穿..]没等鹤丸说完
[好了好了!别说了,下次干这种是事能不能先准备好?]我急着将润滑油递给三日月
[.....婶婶这是想暗示我做什么吗?哈哈哈甚好甚好]
[呃...你给三日月润滑油做什么啊?还有,抬头啊,我们穿衣服了]
???
抬头一看,鹤丸正趴在那,三日月坐在他身上。。。
tm不就在按摩吗!
[抱歉...你们按个摩搞得那么*干嘛!?]
[噗..这可真是吓到我了,好污啊](鹤丸国永你给我闭嘴)
[所以爷爷将才说的液体是精油吗?]
[哦!原来那叫精油啊。](让我去死)
[大晚上在这按摩也只有你俩了]
[最近鹤老嫌腰疼,我想试着帮他放松放松。]
[老爷子最好了!来波一个]唔吗!
此刻我的内心是崩溃的눈_눈为了不闪瞎我的眼睛,我果断的将精油拿给他们,然后迅速逃离现场

。。。可怕。。。。

一时起兴,没有名字

第一次写
小学生文笔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①成功惊吓鹤丸的正确方法
爷:哦呀?这还不简单吗。鹤,过来一下。(爷爷向鹤招手)
鹤:嗯?有什么事吗?
爷:啵♡
鹤:哎?什么?(捂着通红的脸)
爷:哈哈哈看,很简单吧!(顺顺鹤的炸毛)
不过我并不建议你们这样做哦。(河鳝的笑容)
婶:呃...量我们也不敢。

②成功让爷爷爆真剑的方法
鹤:这还不简单吗。是时候该爆发我的演技了,一会出阵的时候你就知道了,我敢说这是个不错的惊吓。
婶:额....隐隐约约(闻到一股搞事的味道)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(战场上)
爷爷砍完几个敌人后向鹤丸那瞟一眼,
爷:鹤!!!(鹤丸正插着本体跪在地上衣服上沾满了血)
鹤:真是伤脑筋呀...这染了一身赤红的衣装...看起来就不像鹤了啊...
爷爷本想冲过去可惜他周围的敌人太多了,眼看鹤丸的身体越来越抖,与地面接触的距离在渐渐减小
爷:可恶!哈哈哈。。真是热血沸腾啊,拿出真本事吧!
[额。。。画面自行想象,无非就是爆衣]
爷爷扶起鹤丸
爷:鹤!醒醒,我马上叫婶婶带我们回本丸[哇!没想到你们还知道我在这]鹤,不..不要....[卧槽爷爷哭了Σ( ° △ °|||)︴]
鹤:..........哈哈哈哈开玩笑的,血是敌人的,吓到了吧!哈哈哈哈哈
婶:[卧槽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啊,你纯属作死啊,可怕...]
爷:.......哈哈哈鹤没事就好
婶:爷爷...你没事吧?
爷爷:没事
然而第二天
鹤丸国永——(腰)重伤
鹤:..救.......我.........
婶:...话说国永,谁给你的勇气?